從癡有愛,則我病生

什麼事讓你那麼開心?
因為遇見你呀。

一個年齡操作嘿嘿。

【殤書】昨夜星辰

摸一個段子。
-------------------------------------------

月色如水,溫柔地於山頭流淌一片,中秋夜的滿月比起尋常三五夜似乎顯得更亮更圓。難得近日中原無戰事,一干正道人士有了閒情雅致群聚雲渡山賞月,給平日清幽靜謐的山間添了幾絲人間的煙火氣。


身為此地主人的他此時不坐在平時打坐的石階,手捧冒著熱氣的香茗安靜地在涼亭內,看一個個後生晚輩們笑談晏晏,這涼亭建在這已經有些歲月,像這般心中無事只是單純閒坐卻沒有幾回。對面菩薩優雅地剝了一瓣柚子遞給他,吃吧,甜的。


他說今夜我還未見得月,於是用過水果便信步行至亭外,涼風挾著濕潤的霧氣拂...

塗鴉。

拖了很久的安倍! @泡泡纸 

【殤書】夏天結束了2-3

第一章更新在之前的試閱

---------------------------------------------


海殤君第一次見到一頁書是在警校入學的新生典禮上。


八月底還拖著夏日的尾巴,烈日光線毫不留情地自一扇扇敞開的玻璃窗射入室內,窗外蟬聲聒噪的近乎瘋狂。陳舊的大禮堂沒有冷氣,只有數個在頭頂上嗡嗡轉動著的老木扇,時不時還落下一點灰。


校長在臺上兀自喋喋不休發表對新生的期勉,像一串望不見盡頭的裹腳布。底下成排坐著的學生看似全乖順的低著頭,實則心早就不在原處,此刻大約與外頭草地上自由自在的大笨鳥為伍。


海殤君坐在消防安全...

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

我知道你也不能和我一起回到那個地方

【俏硯】夏日

本子文鋤個草,去年夏天寫的,今年夏天發

------------------------------------------

俏如來迷迷糊糊地睜開眼,抬手撈起放在床頭櫃上的鬧鐘,一看時間不過清晨六點。

這是他平常的起床時間,但今日是週六,也是暑假第一天。

雖然暑假期間他還是得定期回研究所值班,以及向導師默蒼離彙報論文進度,但這星期他的老師和冥醫先生難得出國旅遊七天,今日凌晨五點的飛機。他們的旅遊地點是羽國,自然也捎上他那來自羽國,平時沒給他少添麻煩的師兄上官鴻信做免費導遊,因此他可說幸運地多了一個禮拜的假期。

於是他放下鬧鐘,翻了個身打算再多睡一會,卻見對面仍在熟睡的硯寒清臉龐正好朝...

梵天為眾生渡世,蟻天為梵天渡世

【殤書】訪舊

一個無頭無尾作廢的草稿,雖然生者對死者的憑弔或許只對生者有意義,但我仍認為他們最大的遺憾是沒有好好的告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平日的墓園並沒有什麼人造訪,清幽安靜的近乎死寂。

墓園的管理員是個身材矮胖的中年男人,他在中午一如平常巡視園內一圈,正準備回管理室繼續聽廣播時,卻看見園內最深處的一塊墓碑前佇立一名白髮男人,墳旁有一株楓樹,卻因未至秋天時節而搖曳著一樹青楓。

雖只瞧見背影,但從身形判斷確是男人無疑。那人除了一頭長髮,所穿運動衫與長褲清一色是純白,除了左手腕處那串淺褐色的木頭佛珠。管理員乍見時先是一驚,繼而心中忍不住嘀咕:要不是...

1 / 14

© 風雪夜歸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