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癡有愛,則我病生

我知道你也不能和我一起回到那個地方

【俏硯】夏日

本子文鋤個草,去年夏天寫的,今年夏天發

------------------------------------------

俏如來迷迷糊糊地睜開眼,抬手撈起放在床頭櫃上的鬧鐘,一看時間不過清晨六點。

這是他平常的起床時間,但今日是週六,也是暑假第一天。

雖然暑假期間他還是得定期回研究所值班,以及向導師默蒼離彙報論文進度,但這星期他的老師和冥醫先生難得出國旅遊七天,今日凌晨五點的飛機。他們的旅遊地點是羽國,自然也捎上他那來自羽國,平時沒給他少添麻煩的師兄上官鴻信做免費導遊,因此他可說幸運地多了一個禮拜的假期。

於是他放下鬧鐘,翻了個身打算再多睡一會,卻見對面仍在熟睡的硯寒清臉龐正好朝...

梵天為眾生渡世,蟻天為梵天渡世

【殤書】訪舊

一個無頭無尾作廢的草稿,雖然生者對死者的憑弔或許只對生者有意義,但我仍認為他們最大的遺憾是沒有好好的告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平日的墓園並沒有什麼人造訪,清幽安靜的近乎死寂。

墓園的管理員是個身材矮胖的中年男人,他在中午一如平常巡視園內一圈,正準備回管理室繼續聽廣播時,卻看見園內最深處的一塊墓碑前佇立一名白髮男人,墳旁有一株楓樹,卻因未至秋天時節而搖曳著一樹青楓。

雖只瞧見背影,但從身形判斷確是男人無疑。那人除了一頭長髮,所穿運動衫與長褲清一色是純白,除了左手腕處那串淺褐色的木頭佛珠。管理員乍見時先是一驚,繼而心中忍不住嘀咕:要不是...

一個試閱片段......主要是放出來提醒自己不要棄坑......寫完刪。以及,這篇是be

______________

一頁書的私人遺物不多,一隻用了數十年磨損嚴重的皮夾,幾卷留了眉批的佛經,一串質地溫潤的佛珠,就是全部,清冷寥落的彷彿一名出家人。但他這一生並不曾出家,他是一名消防員,五十歲自分隊退休後便在離家不遠的育幼院擔任志工,這些年體力越見衰退才不再天天往院區跑。

後來就開始生病,年輕時曾因公務受過重傷,心肺功能自此比一般人來得差,走的時候七十二歲。他無妻無子,是一干朋友替他辦完了後事,獨居的小公寓還是租來的,租了幾十年,房東都換了一代,但房子終歸是要收回去的。

年輕的房東給他們...

「一日心期千劫在,後身緣恐結他生裡
然諾重,君須記」

金丹換三劫

郎才郎貌嘻嘻嘻!

本子完售了,來放圖混更一下

第一張是插圖,第二張是本子封面

插圖有個小段子

論鍋裡剩最後一顆湯圓。
"......俏如來,你在做什麼......"
"夾湯圓。"
"那你至於激動到把湯圓戳破嗎?"
"抱歉,沒控制好手勁,一不小心就....."
"同類相殘的慘劇我可不想看。"
"那硯仔,你就捨掉吃掉他嗎?"

湯圓是芝麻餡的。

夜半存個檔
背景是夕陽與大海的顏色

金光最喜歡的小姐姐( ゚∀゚) ノ♡

1 / 13

© 風雪夜歸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