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癡有愛,則我病生

年末了來算個總帳,2018總結

於你我皆是。

【俏硯】酒茶

本子的最後一篇文,其實寫得沒有很滿意,總覺得想表達的東西不夠清楚,但已經盡力了。

--------------------------------------------------------------

千雪孤鳴在海境勉強喝了大半年的百里聞香仍是不習慣其清苦的滋味,他本對茶毫無興趣,酒才是心頭好。但想飲酒,宮中可到之處竟遍尋不著一滴酒水,市井所賣之酒味道又過於淺薄。他分外懷念以前在苗疆酒當水喝不虞匱乏的日子,若不是被鐵驌求衣坑來此,現下他應還在苗疆整日逍遙地找姪兒損友們乾杯。


後來終是耐不住肚裡酒蟲作祟,待尋得一段較為清閒的時日,他鑽至御膳房找上硯寒清,偷偷詢問他何處有好酒可...

什麼事讓你那麼開心?
因為遇見你呀。

一個年齡操作嘿嘿。

【殤書】昨夜星辰

摸一個段子。
-------------------------------------------

月色如水,溫柔地於山頭流淌一片,中秋夜的滿月比起尋常三五夜似乎顯得更亮更圓。難得近日中原無戰事,一干正道人士有了閒情雅致群聚雲渡山賞月,給平日清幽靜謐的山間添了幾絲人間的煙火氣。


身為此地主人的他此時不坐在平時打坐的石階,手捧冒著熱氣的香茗安靜地在涼亭內,看一個個後生晚輩們笑談晏晏,這涼亭建在這已經有些歲月,像這般心中無事只是單純閒坐卻沒有幾回。對面菩薩優雅地剝了一瓣柚子遞給他,吃吧,甜的。


他說今夜我還未見得月,於是用過水果便信步行至亭外,涼風挾著濕潤的霧氣拂...

塗鴉。

拖了很久的安倍! @泡泡纸 

【殤書】夏天結束了2-3

第一章更新在之前的試閱

---------------------------------------------


海殤君第一次見到一頁書是在警校入學的新生典禮上。


八月底還拖著夏日的尾巴,烈日光線毫不留情地自一扇扇敞開的玻璃窗射入室內,窗外蟬聲聒噪的近乎瘋狂。陳舊的大禮堂沒有冷氣,只有數個在頭頂上嗡嗡轉動著的老木扇,時不時還落下一點灰。


校長在臺上兀自喋喋不休發表對新生的期勉,像一串望不見盡頭的裹腳布。底下成排坐著的學生看似全乖順的低著頭,實則心早就不在原處,此刻大約與外頭草地上自由自在的大笨鳥為伍。


海殤君坐在消防安全...

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

我知道你也不能和我一起回到那個地方

1 / 14

© 風雪夜歸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