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癡有愛,則我病生

    昨晚蹲在電腦前畫速寫時臨時接到朋友的求助,他傳了一個他製作的社團logo到聊天室窗,問我有哪邊需要修改。圖案設計本身頗有創意,但因其是用PPT所做,設計上有許多限制,於是我說我可以試著幫他修改看看,統一字型與圖案線條粗細之類的。

 

    打開自暑假開始就不曾使用的開過的AI,頓時有點汗顏,軟體果真是你不碰他他就陌生給你看。一開始用鋼筆拉圖案竟覺手生,拉了半天線條頗不受控制,只好牙一咬刪掉重來,同時頗無奈地想就當是暖身吧!

 

    幸而之後越做越順利,做著做著彷彿回到之前做電繪作業的名片的感覺。設計的每道程序真的一點兒都不能馬虎,後來另存了十幾個檔,光傳給他看的檔就有九個。每個成品之間只有細微的差異,但在我看來卻是眼裡容不得一點沙,不滿意就再改,自嘲可能做上癮了。

 

    其實後來想想我的確是頗任性的,如果是其他人要我幫忙我未必會幫,就像上學期有人請我幫他畫一幅畫,就被我婉轉拒絕了,那時可能認為我倆交情並沒深到讓我想幫這個忙,且之前有幫過他他卻不甚滿意。

 

    有次在七樓中廊和同學閒聊,同學抱怨他別系的朋友一直找他幫忙做影片後製特效,似乎是吃定他似的,鬧得他做系上作業的時間被壓縮,後來他說就幫到下禮拜為止,再幫就要收費了。我心想如果是我早就會明白跟他說,而非自己糾結半天鬧得心裡憋悶。

 

    沒有接過案子。因暑假決定回家讀書的關係並沒留在臺北和同學一起接老師工作室的案子,可這次做完有點明白接案子的感覺了,一來一往來回討論的關係,即使大部分都是我的建議。但因委託人是好朋友,做好給他看時他幾乎無意見,若是外頭的案子想必難纏的要命吧!


评论
热度 ( 2 )

© 風雪夜歸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