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癡有愛,則我病生

【昭白】明月起相思 作者:君向潇湘_芜

@君向潇湘_芜

很溫暖的一篇文,是收過最好的中秋節禮物QWQ

----------------------------------------------------


月光如瀑,当头砸了下来,展昭一个恍惚。空庭之中荒草萋萋,犹如水中荇草,光影斑驳间就像是闯入了龙王的水晶宫。

经历一番闯迷宫破机关的生死来回,到捕获罪犯,在屋里不觉得,出来才知,竟已是半夜了。他在想,倘若是五弟,大概不需要这么费时吧,破阵可是他的强项。嘴角爬上一丝笑意,抬起头来,便对上了天上的一轮满月。

这千古不变的月色啊!

“展护卫?”身后黄州衙门的衙役见他突然停下脚步,疑惑的叫了他一声,“可是还有什么要事?”

“哈,没事。”展昭摇头,“只是,不知不觉的,竟这般过了十五中秋。”

衙役面有愧色:“因我们这桩大案,连累展护卫不得与家人团聚,实在抱歉。”

展昭闻言,只莞尔而笑:“言重了。护百姓安宁、为君王效命,本是公门中人分内事,何谈连累。”

衙役点头:“展护卫说的是。”

事情交接完毕,展昭独自一人回住宿的驿馆。

今夜是中秋,团圆的日子。

大概都在与家人团圆,所以街上除了偶尔路过的值班巡捕,倒也没什么其他人,连自己的脚步声也格外清晰。

也……格外孤独。

这时的他又会想起那个人。

曾经,他以为两心相悦就是最圆满的结局,却不料放得下世俗流言蜚语,逃不过生离死别。

白玉堂曾对他说,等解决了襄阳王叛乱的事情,依然回归江湖,这官场毕竟不是久留之地,他二人徒负侠义之名,却不能行潇洒之事,困于樊笼,着实悲哀。

展昭不大记得当时自己究竟是个什么想法,他总是有太多的考虑。但,他也有私心,希望他们能一直这样相伴,既然白玉堂不喜欢官场,那陪他仗义江湖又何妨?何况,他入官场的初心也只是为守护包大人这样的清官,如今包大人身边藏龙卧虎,到也不缺他这一个。只是……

究竟是什么原因,使他没有立刻答应,也说不清。便只是一笑。

白玉堂性子任纵,却从不是无理之辈,见他这般,也大概猜到他那些顾忌,也不再多说,只道等他解决事情再谈。

然而他这一去,就此世事沧桑。

在他听到白玉堂的噩耗时他只觉得坠入了恶梦,这恶梦比以往任何生死关头都让他绝望。他在想,为何当初他不能决然一点?

家国天下是他无法放下的责任,然而,白玉堂,是他不能错过的清风明月。

他从来不是个儿女情长的人,但是这份心里的柔软却难以自我欺骗。说是义气相投或是知己莫逆,都太过空泛。他知道,那是一种与众不同的唯君一人的默契。即使心照不宣,也能彼此意会。他和白玉堂,从未将话讲明,却笃定彼此能明白对方的心意,而这,更是他所珍惜和无法放手的美好。

转过一个路口,却与一簇花枝撞了个满怀。霎时间甜腻的香气盈满怀抱。

“抱歉!”花枝的主人是一个小姑娘,见撞了人,慌忙后退。

展昭好奇的看着她:“都这么晚了,你一个小姑娘怎么还在外面乱跑?”

“我……”女孩子迟疑了一下,看到他一身公服,大抵还是很畏惧的:“我只是……多卖了一会儿桂花,所以才晚了。并非有意在街上乱闯,请您不要抓我。”

“你这桂花是卖的么?”

女孩子不解他的意思,只好点点头。

展昭道:”也卖我一枝吧。“

女孩诧异地看了他一眼:”这是卖剩下的,不太好看,您要是不嫌弃,就送给您了。“说着便将手中花枝递了一枝给他。

展昭道了谢,”早点回去与家人团圆吧。“又问:”住的远吗?需不需要我送你?“

女孩子摇头:”我家就在前面了……您不回家吗?“

展昭笑得温雅:”正是回去呢。“

女孩子告了别,小跑着离开了。

展昭静静地站在大街上,聆听四方动静,确定女孩子安然到家,方才迈开腿,继续往回走。

桂花的香气在夜风中变得缥缈,他手持花枝,踩着一地细碎的月光,脚步不紧不慢。

街道两边的梧桐树在掉叶子,蝴蝶一般在空中打着滚儿,静谧之中,他听到了隔着院墙的热闹。

有欢声笑语,有引吭高歌,万家灯火的欢喜忧愁,而自己却只是个旁观者。

但至少,他自我慰藉的想,至少,自己还可以保护这些欢喜忧愁。

他站在墙边的树影底下,侧耳倾听。

有人在高楼吹箫,凄凄咽咽,缠绵悱恻,大概是在相思。

自古明月最相思。

在得知白玉堂一息尚存,被神医救活之后,他也曾欢喜庆幸,也曾下定决心舍去这官场名利,与他同回江湖,做个籍籍无名之辈。

那时他还不知,有些东西一旦错过,就再也回不来了。

白玉堂失忆。不再记得他,不再记得任何过往。

就像一个恶意的玩笑。带点讽刺,带些嘲弄。

轻声一叹,展昭自嘲的笑了起来,今夜被这月色、这相思曲影响,竟然这般多愁善感起来。摇头甩开心中那些哀戚想法,换上一贯温雅笑容回住处,脚下不再迟疑。

 

已经四更天了,驿馆里静悄悄的,连守夜的也睡去了。展昭也不敲门,直接翻墙进去。这驿馆如今也就住了他和白玉堂两个人。与白玉堂一同来黄州处理此次的案件是包大人安排的,说他从前与白玉堂搭档配合默契,旁人难及,如今白玉堂虽不记得过往,但与他一起或许能帮助他恢复记忆。然而展昭口上答应,遇事分配任务时,总会将白玉堂安排些无甚紧要的工作,这令白玉堂对他十分不满,再加上外人谣传的关于猫鼠二人曾经的争斗,竟然使白玉堂以为展昭是个公报私仇心思狭隘之人,对他经常冷嘲热讽。展昭心中有苦难言,更加不敢面对他。

今夜他前去捉拿凶犯时,安排白玉堂镇守太守府,当时白玉堂便冷了脸,上前便拽住他的衣襟质问:“姓展的,你这是瞧不起你白爷爷么?”展昭的态度也是一反往常的强硬:“包大人曾有令,此番行动需得听从我的安排,五弟若有异议,自可向包大人呈情。”

白玉堂不服他,但是敬重包大人,于是便一声不响的转身大踏步跨到太守府大门口,往当中一坐,横剑在膝,环抱双臂,简直就像个门神。

想到他当时的神态,展昭不由笑了起来。往白玉堂房间看去,没有亮灯。这个时辰,他大概也回来睡去了。展昭正打算回房,突然一阵破风之声袭来,他势如闪电,截住袭来的事物,却是一个酒坛。

扬起头来,又看到那样千古不变的月。明月悬在屋顶上方,与月影重合的,是一袭白衣的侠士。佩剑被他抱在怀中,剑穗犹在风中飘荡。展昭在庭中看着那幅画面,不知怎的想起书上讲的苏武牧羊的画面来。他被自己这番联想逗乐了,于是又笑了起来。

“五弟还没有休息?”

白玉堂一手撑着屋瓦看下去,明明是背着光,却仍能看见他眼中寒光点点,似乎是有些不高兴。

“我在等你。”他又摇了摇自己手中的一坛酒:“哥哥们派人送来的,桂花酿。虽说已经过了十五中秋,”望了一眼月亮,“好歹月还是圆的。”

展昭心里有些难以言喻的酸涩,也不知是为他那句“我在等你”还是“好歹月还是圆的”,可无论是哪一句,都教他心中翻江倒海——这世上,最不可期的便是无法挽留的错过,然而此刻,人还在眼前,月还是圆的。

他也纵身跳上屋顶,在他身旁坐下,笑道:“如今案子已经结了,眼下也没什么要紧的差事,五弟若是不介意,咱们明天再逗留一天。”

白玉堂的目光落在他那身还未来得及换下的官袍上,也不知是沉吟还是走神,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却只说了一个“好”字。

恍恍惚惚的,便生出一种熟悉的感觉。好似他们也曾经常这般月下屋顶相对酌。

今夜的氛围很好,仿佛他们之前没有分歧与争执,好像心中坦荡无私也没有任何疑问。展昭举起酒坛:“我敬你!”互相一碰,各自就仰头一口满灌。白玉堂神色如常,展昭却被刺激了一下,不由赞道:“好酒!”

白玉堂神色得意:“那是自然,我哥哥送的,岂有不好的?!不过你这猫儿平日不大沾酒,可别一下就醉倒了。”

展昭大笑:“那就当是——不醉不归!”

他觉得心中块垒好像都被这醇厚的酒水给浇化了,有一股不管不顾的豪气在胸臆间横冲直撞,索性继续以酒浇灌,什么都不需理会。

白玉堂已经在屋顶坐了很长时间了。他觉得那月色冷冷清清的,批在身上很舒服。时常有些画面在脑中闪现,捉不住,却又那么的……让人心中绸缪。他觉得他不该是一个人孤独的在这里喝闷酒。他不是个喜欢清冷和孤独的人,即使记不起往事,也能在和哥哥们的相处中感受到那份自在和亲近。但是有一个人,他以前一定认识什么人,和哥哥们是完全不一样的存在,甚至也不是像颜查散那样的兄弟,但是他想不起来。兄弟们和开封府的同僚都说,若论与他纠葛最深,非展昭莫属。他们对他讲他和展昭的故事,能从潘家楼的相遇到闯冲霄楼之前的合作。他也以为那是一场无尽的较量,可是对上展昭的眼神,那种似曾相识,又教他不爽快起来。一定是有什么事,外人不曾知晓的。

现在他又在看展昭的眼神,他问:“展昭,我的关系真有外面传的那么差么?”

展昭已经有些醉了,他笑着一掌拍下来,搭在白玉堂肩上,“闲言碎语而已,五弟什么时候关心起这个来?”他笑意突转苦涩:“就算是……名号之争,我也不曾放在心上。五弟更不是……不是那种斤斤计较之人……”

“哈!”白玉堂笑了起来,一手夺过他手中的酒,往自己口中灌去:“酒量不行,话倒是说的大。”

“喂——”展昭不满他抢了自己的酒,欺身去夺,白玉堂往后一避,结果俩人都重心不稳的滚了下来,横七竖八的躺着院子的地上。

白玉堂扭头看了看展昭脸着地的姿势,忍不住大笑:“说不争这种话,我反正是不信的。”

 

由于有不少人在中秋之前赶着回家与家人一聚,所以十六这日出门的回返,大街上人来人往倒是十分热闹。白玉堂本来嫌挤,想要运起轻功直接飞檐走壁,但转念一想,如此招摇,若是引来巡街的捕快来盘问,又是一桩麻烦事,仍是老老实实呆在人群里了。他觉得有些好笑,自己该是个不拘的性子,怎么有时候倒跟那个展昭一样思前想后了。

这样的季节,早晚温差大,白天燥热,夜晚寒凉,而草木萧索景致荒芜,本是不适合游湖玩赏的,除了昨晚的节日还算热闹,寻常日子租船的生意也不大好,船户正靠在门边打瞌睡,一晃眼,见到个白衣华美的年轻人走过来,立马来了精神,连忙上前招呼。

白玉堂租了艘小舟,又问了晚上什么方位赏月最佳,就预付了定金。回到驿馆的时候,正见到展昭也恰巧回来,手里还提着大大小小的几个纸包,不用问,白玉堂也闻到是些糕点的气味。

于是他笑着调侃:“堂堂展护卫,怎么也和女孩子家一样,喜欢这些甜食零嘴?”

展昭轻笑:“应景而已,五弟说笑了。”他不会说以前的白玉堂是挺喜欢吃这些的。

白玉堂是一个极讲究的人,吃穿用度总是要到精细的地步。但是现在却是有不少变化的。然而展昭仔细思量,会发现,他的这些变化在他失忆之前就有了。只是那时候两人都没有意识到而已。

黄州这地方,位置偏僻,地理荒芜,与繁华的东京相比,自然是形如天壤,但是也是因此少了京都的勾心斗角云波诡谲。

白玉堂撑着小舟靠岸,一抬头却发现展昭站在岸边的一株秃柳旁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脸上眼中都是温柔神色,仿佛看的是他的意中人。他一身深蓝长衫挺拔俊秀,被月光灯光打出柔和的光晕笼罩着,又那样温柔的微笑着望他。白玉堂心中一“咯噔”,好像有什么地方陷落了。他突然明白了京中那些少女们为何那么痴迷于展护卫了。

展昭不知道他心中的翻江倒海,见他将小舟使将过来便跳上去,自然而然接过他手中的竹篙,随手把一大包点心塞在他怀里,直接迈步到船尾去了。

白玉堂捧着一包点心,心里别扭极了:展昭这番动作未免太顺手了吧。

他沉着脸看展昭竹篙轻点,舟如离弦之箭般射往湖中央去了。

风清月明,却时是令人心旷神怡的景致。将舟泊在湖中矶石弯里,两人起身登上矶石。

“真好。”展昭身子后倾,一手撑在石头上,一手拿着酒坛,叹道:“再怎么人事变改,这月仍是千年前的月。”

“展昭,”白玉堂轻声嗤笑:“你的感慨倒是挺多的。”

展昭头一偏,眼中满是笑意,倒有些少年风发的意气:“五弟,你可曾听过一个关于月中花的故事?”

白玉堂摇了摇头,他晃荡着酒坛,目光悉数落在展昭身上,他觉得今天的展昭心情很好的样子,甚至都兴奋的不太像他平常一本正经的端着态度,那样飞扬的笑意美好得像个梦境。世人都说锦毛鼠白玉堂是少年华美,俊俏无俦,可他却觉得,展昭大概是真君子吧,不是外人口中那个完美到接近虚伪的大侠,也不是他之前所以为的斤斤计较的伪君子,而是君子如玉。

“嫦娥奔月,吴刚伐树,都是些老生常谈了。除此之外,并不曾听闻其他的。你是要给我讲故事么?”

“算不得故事,只是个笑话。说的是月中花在中秋这夜子时会化身人形,下凡来帮助有缘人。有个无父无母的单身汉,生活贫困,却不思进取,好吃懒做,每日只祈祷神仙相救,并于中秋之夜忍着寒露在桂花树下等候仙人。终于有一年中秋子夜,仙人降临在他家中的桂花树下。仙人问他有什么愿望,他忍饥挨饿多日了,自是希望能有足够吃的来填饱肚子,却偏偏又不好意思直说,只用手不断摸着嘴边。哈,你道那仙人是怎么理解的?”

见他竟然卖起关子,白玉堂忍不住笑道:“总不至于,是仙人给了他一巴掌吧?”

展昭“噗”地一声,大笑出声:“你呀,你这理解更是大胆了!若果真如此,真是弄巧成拙了!”

白玉堂看他笑地尽兴,心里却不是滋味,他总觉得,展昭话中有话。然而不明说,终究让人不痛快。

展昭笑够了,才继续讲道:“虽不中,亦不远。仙人误解了他的意思,施法让他长了满嘴的胡子。空盼一场,最后仍是落得个有苦难言。你说,是不是好笑呢?”

他嘴上说好笑,眼中却全是哀伤。

白玉堂不耐烦了,问道:“展昭,你想要说什么?或是,你想对我说什么?”

展昭举着酒坛往他的酒坛上轻轻一碰,仍是温柔地笑着:“玉堂,我便是那个凡人,心中所念所想,却在关键时候不直接。明明都是意气之人,到头来反倒为着些许扭捏所束缚。空盼一场,最后落得个有苦难言。”

——这是白玉堂的记忆里,他第一次直呼自己的名字,他说的顺口,白玉堂却听得心惊。

“展昭,我们以前,是不是认识?”白玉堂问得很认真,与展昭相处,他时常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不是他人口中的较量相交,而是莫名心动的感觉。他从来不认为他是有哪里不正常,但这种感觉着实让他慌张。“我说的是……我们算是朋友吗?”

展昭愣了愣,随即笑着点头:“是。很好的朋友。”

“既然如此,就足够了。”白玉堂将酒坛一抛,起身长立,双臂迎风一展,似乘风而去,又似揽月而来。

“过去种种不可记,那不提也罢。我只知你我曾是很好的朋友,如今……”他朝展昭伸出一只手:“我白玉堂依然认你这个朋友!之前总总过节,就当是不打不相识咯。”

展昭微仰着头,看他神采飞扬的样子,心中郁结多日的块垒在这一刻被尽数冲淡,身与心都轻盈起来。于是一手重重落下,掌心相贴,双手互握,像是一个盟约。

月光洒落湖面,一片波光粼粼,所有的肝胆便也在此透彻若披霜雪。

往日不可追,今日须当惜。莫问前途缘与劫,月明便相思。

 

 

2015/9/30晚。

 

 

Ps:其实是猫鼠无差,之所以标“昭白”,是因为展昭视角。

月中花那个故事是奶奶讲给我听的。“月中花”是我自己的理解,用我们的方言不是这么说的。

说是写片段,结果都快成一个短篇了orz。然而还是拖了这么久。。。。

总之,希望雪儿喜欢【虽然好像人物ooc了,(拍飞~


评论
热度 ( 4 )

© 風雪夜歸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