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癡有愛,則我病生

(俏如来&素续缘)昔我6

君向潇湘-芜:

本章 @風雨同歸  

……………………………………正文分割线………………………………


6.郭筝

两天的假期转眼就过去了,对于假期成为濒危物种的高三党来说,实在是意犹未尽。周一普遍的无精打采,趴着课桌上哀假期之须臾,叹课业之繁重,纷纷沉浸在假期的放浪形骸中不可自拔,连老师布置的假期作业都没完成,打算占用语文、英语这等便宜课来赶作业。

素续缘假期在俏如来家度过的,他本来只是想过去看看,奈何刘萱姑太过好客,好像她儿子若是不留客人住下来,就是不懂礼貌有失门风对不起列祖列宗一样,以至于素续缘怀疑倘若他不住下的话,俏如来就会被罚去跪祠堂。俏如来拍拍他的肩,低声笑道:“你就不要推托了。我也是很希望你能在我们家住几天,你也很多年没来过了不是?”素续缘盛情难却,只好住下了。因为不知道俏如来的同学会来,客房没有收拾出来,素续缘于是直接和俏如来住一间。

俏如来的两个弟弟史仗义和史存孝也放了假,看着这对双胞胎兄弟在屋里屋外追打得飞起,素续缘竟然是无比的羡慕:“我是家中独子,我妈过世以后爸一直单身,所以也就没有兄弟姐妹。从小我就羡慕家里热闹的。”

俏如来笑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当天晚上两个人睡在一起聊天,从兄弟姐妹谈到父母谈到家庭再谈到人生,有一搭没一搭的,竟慢慢将这短短十几年来心里的郁结梳理顺畅了。这个天聊到了凌晨,大有古人秉烛夜谈的架势,结果次日史仗义便好奇地跑来问:“哥你们昨晚聊什么聊那么晚?”素续缘不好意思:“吵到你了?抱歉。”史仗义咧着嘴角一笑:“续缘哥哥不用感到抱歉,咱们家讲什么虚礼!”他话里行间似乎对这个规矩严苛的家很不屑一顾。俏如来并不同他牵扯,只道:“你又打游戏到半夜?都快要升初三了还这么乱来……”史仗义受不了他的念叨,一溜烟跑了。俏如来一摊手,表示无奈。

小区附近新修建了主题公园,门外就有地铁站,到市内的几个景区也都很方便。两人在外面浪了一天,回来时都累趴下了,直到星期天才想起来,老师还布置了作业的。其实也算不得专门的假期作业,只是每天都要完成的练习题,不过大家只想着好好休息两天,也没心思写什么作业。何况新的课程早就结束,目前都是在复习巩固而已。

这种轻忽的后果就是,周一的课余时间,素续缘还在补作业。英语一直是他的弱项,所以他将英语作业放在最后写,然而就那么四篇阅读理解,他却和它们纠缠不休僵持不下,几乎就要抓狂。

然后他听到一个弱弱的声音在旁边响起:“请问……”

素续缘茫茫然地抬起头,只见一个陌生的男生背着黑色背包站在俏如来的桌边,神情犹疑,然而低头看到桌上课本写着史精忠的名字,眼神又坚定起来:“请问这里是史精忠班长的位置吧。”

素续缘依然一脸茫然,点了点头,问:“他出去了,你找他有事?”

男生连忙摇摇头,似乎有些腼腆地说:“我不是找他……你坐的这个位置……”

这时前面的同学回过头来,叫道:“咦,郭筝你回来啦。你休学了老师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来,就把你的位置给续缘了,呐,就是这位,前些日子才转学过来的素续缘同学!续缘,这是郭筝,史精忠原先的同桌。”

原来他就是俏如来那位休学的同桌。既然原主回来了,自己总不好继续坐这边。他倒不是个因为让座而感到难堪的人,只是好像一下子没有预兆的,又回到那种无所凭依的孤独里去。这种感觉,让他很不舒服。

素续缘站起身来,看了看满桌子的书,正思考着怎么给这位原主让座,那位同学又道:“郭筝,你再找位置坐吧,教室后面还有一张空桌子呢。”这话说的一点儿也不客气,那张空桌孤立一角,一般情况下是老师惩罚某个上课喜欢讲小话的同学或者不听话的学生时才用的。素续缘诧异地看向他,俏如来却已经回来了。

“郭筝!”他满目惊喜,“你回来了!身体都康复了吗?”

郭筝点头并“嗯”了声,“已经没事了。班长……”

素续缘抱着书本按着椅背跳出来:“郭筝你过去坐吧。午休时我再搬其他东西,不好意思。”

郭筝慌忙拉住他:“不用不用!我去后面坐就好了。我不知道你现在坐这里,给你添麻烦了对不起。”

他言行举止总透露着一股极其紧张的小心翼翼,好像很担心别人反感或讨厌他。素续缘本有些被这突兀情形冲击的尴尬,此时反而同情他的小心翼翼来。

俏如来笑道:“这像什么话!续缘回去坐好。”将素续缘塞回去,又转身将郭筝按在他自己的座位上,“你先在这边坐下。老师下周调位置会重新安排你的座位。”

他们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上课铃声响了。俏如来迅速拿了下周课要用的书本和资料,自己去坐教室最后闲置的课桌。素续缘和郭筝回头看他,他却只是一笑,微微摇头,示意不用在意。

那毕竟是个“特座”,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这个精神为了给人让座自己去坐那个受罚才用的座位。

对于郭筝的回归,老师并没有多余的话语,只是说要尽快把进度赶上,班上同学要多帮忙。但是在高三这样一寸光阴一寸金的阶段,每个人只恨自己时间不够多,哪还有多少精力牺牲自己的复习时间帮别人补课?这个事情必然是要落到俏如来身上了,谁让他是班长,谁让他成绩好,谁让他向来助人为乐呢。

接下来的一堂课,素续缘听得心不在焉。他心里模模糊糊地想:俏如来这个人啊,总是把别人安置得妥妥当当,自己即使陷入窘境也安之若素。说是道德楷模呢,偏偏他做来天经地义,使人觉得理所当然。但都是一样的人,别人若是退让了就委屈得不行,凭什么到俏如来这里就变成理所当然了?

郭筝显然也坐立难安,他一直过得小心翼翼,从去年家人想方设法托关系将他转来这所市重点高中后一直如此。他害怕给人添麻烦,害怕被人疏远,害怕被人孤立。尽管俏如来从来不会认为那些帮助是麻烦。郭筝想,他能在年少的时光里遇到这样的一个俏如来,实在是老天爷的眷顾。

这所高中,虽然外表斑驳陈旧,却是市排名第一的公办重点高中。它没有用全封闭式管理来彰显负责,也没有先进齐全的教学设备,之所以有这个自信,是因为雄厚的师资力量。优渥的师资吸引了全市最优秀的学生,而优秀的学生又给这是学校带来更高的荣誉,家长们或为了孩子的前途,或为了自己的虚荣,都希望孩子能考进这所高中。由于学校的收费平民,所以除了每年按学校推荐和中考排名招收全市最优秀的学生外,还会预留一些需要花钱买的名额,通过这种方式来获取额外教学资金。买分是需要大价钱的,除了有钱人家,一般的平民阶层没有考上就只能读其他次一点的学校了。

郭筝中考时离录取名次差了7分,他这个分数本可以进入排名第二的高中就读,然而那所民办高中学费太贵,他考虑到家境,选择读了一所很普通但是凭他的分数可以免学费的学校,成了那所学校里的佼佼者。人们都说“宁做鸡头,不做凤尾。”但是即使作为鸡头,所混迹的也不过是底层,“凤尾”哪怕过得再艰难,也是人上人。在这所学校里,他们平时做的考卷和资料也只是市第一重点高中的老师出的。一次期中考后,他们老师通过熟人弄来一套第一重点高中的期中考卷,给他们测试用,那套考卷是全省几大市的重点高中联合出的。然而这样一套考卷,他们班考的成绩惨不忍睹,即使是班级前三的学生,也才勉强打了个及格分数。老师说:“这就是差距,没有办法。只是希望你们认清自己的形式,多努力,要不然你们连人家学校的倒数第一都会比不上。”

郭筝当时很失落,父母听了他的讲述,暗地里把积攒了好几年用来买房的积蓄拿来托关系找门路,将他送进了这所重点高中。他得知这件事情时,已经是覆水难收。他本来只是不甘地感慨一下,不料父母直接行动。他之所以读普通高中就是为家里经济条件考虑,结果还是让父母花费了。他一方面后悔自己初中没有更努力直接凭分数进重点高中,另一面又背负着家人的期望开始了新学校战战兢兢的生活。

新学校远远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班里除了学霸就是土豪,或者兼而有之。学霸不但智商高而且勤奋努力,土豪进这所学校本来也只是图个面子,成绩量力而行。像郭筝这种智商平平,只能多靠死记硬和背题海战术来进步的学生来说,实在是煎熬。由于题目难度大,而且老师讲解多是粗略点拨,不习惯这种快节奏的他在转校的第一次模拟考中得了个倒数第九名,这让在之前的学校一直前三的深受打击。

让他更难受的是,成绩不行性格腼腆的他一直融不进这个班级,没有人主动找他说话,甚至因为他有一次找学霸同桌借笔记被同桌不耐烦地斥责“你自己不能多用点心”之后,他连向同学请教的勇气都没有了。那次考试考砸,他还听见了别人的冷嘲热讽:“以为自己以前在X中前三到我们学校来了还能称霸?哈,不自量力!什么人就该呆在什么地方,第一高中可不是用钱就能砸分数的!”那位同学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刻意避开他,他也不认识那位同学,或者说,这个班里的同学他大部分都不认识。他只能装作没有听见,低着头继续在角落里改正试卷上的错题。

然而还是没能忍住,就在宿舍后小树林里的石桌上趴着默默流泪。然后他就遇到了史精忠,应该说史精忠找到了他。

那时候高二,史精忠也只是挂了个体育委员的头衔,他的主要精力还是在学习上,对班级的事务不甚热心。对郭筝他也只是当普通转校生来看待的,毕竟转校这事并不少见。他对郭筝了解不多,只知道每次看到他时他都在背书或做题,安安静静的也不和其他人交流,直到模考出成绩之后。作为一个从小到大都被人称赞“聪明”的人来说,史精忠并不能体会那种考了倒数名次的心情,他只是看着郭筝孤零零的身影,不知想起什么,有些感触。以前曾有他父亲的朋友说他“骨子里有股侠气”,大概是见不得别人痛苦吧。

史精忠在旁边坐下,笑着说:“今天遇到班主任,还被他训斥了一番,说我们班干部一点儿也不尽心,都不知道关心新同学。我一想,确实是太惭愧了,你以前的老师和咱们现在的老师讲课方式肯定不同,短时间内必然是不习惯的,难免有跟不上的地方。我作为同学,没能及时帮助你,实在对不起。”

郭筝当然知道班主任不会为这种事训斥他,也知道这种事不能怪任何人。毕竟别人肯帮你只是尽同学之谊,若是根本不熟悉,凭什么帮你呢?

可是史精忠这番话,却是用一种罪己来安慰别人。郭筝心里的难过被他这么一说都给忘了,连忙摇头:“是我成绩不好。”

史精忠又说:“你不是成绩不好,只是还没有适应了我们班的节奏。以后有不懂的地方,只管来问我。如果对座位有要求,也只管提出来,至少要让老师知道你是不是听得见看得到,这样他讲课的时候对课堂环境也会多一点约束。”

郭筝只是点头:“谢谢你”。

俏如来顿了顿,神情有些淡漠,声音却是轻柔的:“其实没有人会特别注意不相关的人,所以,该表达的观点还是要勇敢的表达,否则别人不理解,自己也受罪,不是吗。”

他的这一番话在当时并没有是郭筝有多大的改变,但却是在郭筝每次觉得孤独无助时鼓舞着他。

后来调动座位时郭筝经常和史精忠座同桌。班里有选同桌的传统,郭筝在这里没有关系好的同学,也就没人选他,俏如来成了他的同桌,补课的同时也鼓励他参加班级活动。在他的带动下,郭筝的孤僻性格也慢慢改变。

再后来史精忠参与了班长竞选,一直担任班长到如今。他对班级的管理格外的尽心,总是尽量照顾到所有的同学,虽然也有同学暗中对他管得太多感到不满,但因为深得老师们的欢心,所以其他班干部换了不少茬的情况他这个班长却是铁打不动的。

郭筝又回头看了一眼,俏如来在最后方依然聚精会神地跟着老师。附近的同学时不时伸长了脖子偷偷问他怎么坐到那儿,他只是笑笑,伸出一指放在嘴边做个噤声的姿势,无声说道:“安静。”

老师让大家自己背诵知识点的时候,素续缘压低了声音问郭筝:“你之前为什么休学?”

郭筝“啊”了声,对于这样一个长的十分好看的同学主动和他说话受宠若惊,“是……和人打架受伤了。”他微微窘迫,生怕被人误会成好斗的坏学生,又说:“我不是故意打架的,我不喜欢打架!”

素续缘诧异得挑眉,眼前这位腼腆且清秀得有些单薄的男生竟然跟别人打架打到受伤休学?!他有些兴奋的说:“下次带上我!”

郭筝:“?!”

素续缘脸上是一种怀念的悠远神情:“我很多年没打过架了。”

郭筝:“……”

多年后,郭筝再见俏如来和素续缘时对俏如来表示,他差点以为素续缘是“看上去像好人的不良少年”。

对于郭筝的事情,素续缘没有继续刨根问底。回宿舍后俏如来讲给了他听:郭筝回家的时候看到几个混混欺负女生,出手阻止,被人打伤,幸好有其他人路过报了警。但是因为那几个混混咬死认为他先动手,一定要拖他下水,使他差点被学校开除,幸而后来那位女生出来作证他是见义勇为,才变开除为表彰。

素续缘遗憾地表示:“如果是我,一定打得那几个混混后悔出生,还轮得到被他们诬陷?”

“你啊……”俏如来无奈道:“我想说的重点不是这个。”

“那你想说什么?”

“郭筝虽然看起来胆小,但是见到别人被欺负,还是会毫不犹豫的相助,哪怕力量悬殊。我是想说,其实不可欺少年穷,每个人都应该被重视被关怀的,谁知道哪一天他们不会成为救世之人!”

“啊!”素续缘好像重新认识他一般仔细地审视他。

“俏如来啊,”他说:“我有一种预感,将来你一定会是个不同寻常的人物。”

素续缘从来没有什么宗教信仰,但是他觉得,俏如来的身上有一种慈悲,这种慈悲具有救赎的力量。

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是能被这世界温柔以待,但却不是每个都能有那个幸运,在最需要的时候受到照顾。一念生一念死,有人因此沉沦有人因而新生。自己的一句话可以杀人也可以救人。

俏如来总是尽可能的对每个人温柔以待,素续缘原以为那是骨子里的教养渗透出高尚德行,但是现在,他想那大概是灵魂里与生俱来的悲悯,对变幻莫测的人心的一次豪赌,于是怀着一种救人以救世的心态,对目之所及加以关照,因为他认定也许有一天他们就会成为救世之人。

对于素续缘正经表扬的话语,俏如来笑着自我调侃:“是啊是啊,所以你要不要亲眼见证我这位人物的诞生呢!”

“咦,夸你一句你还真灿烂起来啦!”

然而笑闹中的素续缘当时并未明白俏如来话中暗含的表白意味。

   

待续。


ps:考虑到原剧中郭筝的结局,这一章原先构想的是有点悲伤的故事,但是昨晚看了雪儿的读后感,又改变了想法。之所以写同人,本就是为了弥补某些原著中无法圆满的遗憾,倘若再次遗憾,不免有违初心。剧中的精忠哥哥一直是个极其温柔的人,总是尽可能保全更多的人,即使被师尊铸心过,也仍然会为那些无法避免的牺牲伤心难过自责内疚。所以我想,能够遇到这样一个人,应该是很幸运的事情。每个人都会有孤独无助甚至绝望的时刻,都希望被世界温柔相待,但不是每个人都能那么幸运。尽管祝愿不一定会实现,可是毕竟是美好的,期待总是要有的。

过去的遗憾倘若再无法弥补,那就祈愿将来的岁月能被温柔抚平伤痛,不甘与耿耿终能释然。

超长特别章,送给@瑞雪



评论
热度 ( 28 )
  1. 風雪夜歸人惆怅田园路已芜 转载了此文字

© 風雪夜歸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