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癡有愛,則我病生

20160514 晨曦,鑰匙,當鋪

寫到後面已經不知道在寫什麼了ORZ

關鍵字:晨曦,鑰匙,當鋪

--------------------------------------

暗濛的天際隱隱透出幾絲柔和明亮的金光,沖淡了原本濃稠沉重的墨色,使其漸漸變得透明。

 

整座城仍在沉睡,街道上一片靜悄無聲。只有幾名負責開城門的士兵打著呵欠睡眼矇矓地走向岡位。

 

此時全城最大的當鋪也不例外,朝奉還在裏頭睡得正香。驀地,一陣敲門聲突兀地響起,速度不緩不急,卻是聲聲厚實有力。頓時將人給驚擾起來了。

 

來啦來啦,這都還不到營業的時候呢。夥計嘴裡嘀嘀咕咕的,不情不願走到前店將門推開。只見一名牽著白馬的青衣男子站在門外,神色略顯疲憊,嗓音溫和地說道,麻煩了,我要典當這木盒。

 

夥計狐疑地望著那色澤溫潤的木盒,接過打開一看,幾件做工精緻的銀飾躺在內中。可讓人注意的是,裏頭有一把鑰匙,也是純銀打造,握柄處是一鏤空牡丹花圖樣。夥計頭一次見到鑰匙也可以做得如此精美繁複,視線不覺在其上多留意了一會。

 

闔上蓋子,夥計向男子點點頭,示意男子隨他進入換取銀兩。男子領了銀錢,將包袱妥善繫於腰際後,便又匆匆上馬絕塵而去。

 

幾日後,一位客人前來典當財物時,閒聊間向夥計說起一件事。

 

「欸欸你知道嗎?最近咱們京城可出大事啦!」

 

「喔?說來聽聽。」

 

「聽說近日當今宰相死了妻子,居然毫不留戀的扔下官位,遣散家人僕人後就出城消失無蹤了。而且,宰相宅院自此大門深鎖,才不過幾數日,整座宅子便破敗不堪,荒煙瀰漫雜草叢生,竟像是幾十年沒住人那般地淒涼蕭條。也聽說皇上也曾派人去那宅院一探究竟,可奇怪的是大門無論用什麼辦法都沒法打開,最後只得作罷。你說這事看著是不是有些邪門呀?」

 

夥計心中一動,不自覺想起那日清晨那陌生男子疲累的臉龐,以及那把雕工華美的鑰匙。可是,等他翻箱倒櫃找出那裝著鑰匙的木盒打開一觀,銀飾俱在,鑰匙卻已然不在其中了。


评论 ( 3 )
热度 ( 6 )

© 風雪夜歸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