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癡有愛,則我病生

東皇七小感

星期四晚上把這集看了兩遍,於是看到了半夜兩點(。


想先談談俏如來。雖然朋友已經有一段時間沒追劇,但還是忍不住去騷擾她,結果她竟然回我問道銀燕這幾集還好嗎,且她說她已經心疼俏如來心疼不過來了,原來這幾天她補了東皇一到四集。


仔細想想她心疼俏如來的理由,忽然就覺得苦澀難當。心裡一直有一個矛盾,既希望他能保持初心,但每次看到他面對這樣的生離死別所流露出的痛苦和絕望又心疼得不知該如何是好。


是,他一直是我們所熟識的俏如來,是那個不肯輕易犧牲,保有最後底線的墨家鉅子。幾次在不同場合他皆堅定不移的像宣示一般說出自己的信念,可是這次放下戒心與玄狐劍無極一起喝酒,酒醉時那含著疲憊和一點點兒無奈的語氣聽了真正戳人心肺至最深處。


第一次聽見他笑,第一次看到他放開形象靦腆的學喊酒令,第一次聽到他說醉話,這時才猛然發現,原來他也只是個少年人,他也還有喜怒哀樂。大概從劍劍說想看他發酒瘋那話就開始掉眼淚了……平常越壓抑的人,酒喝了之後就越狂……


再來是玄狐。有些人覺得他的戲份演至此已經沒有遺憾了。可是對我來說,他就像是剛成長的孩子,才成熟了一些些,還希望在這世界上學習很多事,遇見很多人,可是卻再也沒有機會了。他開始在學著交朋友,他的世界不再只有常欣,雖然常欣永遠是他最重要的人,就像聊天時學姊說到的,好不容易開始有些發展性,但是卻再也沒有後來了。


他和俏俏,也算是平輩論交吧!有沒有可能,如果他們再繼續相處下去,可以變成更熟的朋友,雖不致到推心置腹,可是有一個人願意和自己當朋友,在這世上就不會孤單了。他說,他除了願意為常欣俏如來金雷村等村民死,他也願意為剛結交的廢蒼生劍無極死,可以看出他是多麼渴望著友誼。其實上集玄狐說他找不到一個人陪他聊天,只好走著走著就走到常欣墓前,看了心是整個揪在一起的……


這段三人喝酒的戲真可列為經典了。


评论 ( 6 )
热度 ( 2 )

© 風雪夜歸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