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癡有愛,則我病生

營隊記事1

這幾天把營隊有關的事寫寫紀錄好了。當初預定每一梯寫一次,一個月四梯就寫四篇,可直到營隊已結束快半個月仍沒吐出一文半字。上課期間那時每個禮拜都交一次心得給上面,但那心得嘛……急就章成分居多,且免不了官腔口吻。於是,還是重起爐灶吧。

 -----------------------------------------------------------------

1.

場勘時接近七月底,未來一個月要待的國小比我當年讀的小學外觀還要老舊。因暑假已放了一半,走廊無人清掃,落葉紛紛堆積幾欲成山,放眼望去,一條走廊幾乎有半條成枯褐色。小學教室排布成ㄇ字型,中間是塊大草地。我們所要使用的教室從大門穿過擺在川堂的大鏡子後直走便到,算是挺好找的。學校開給我們兩間一年級的教室,一間上課,一間供我們休息,而後來除了早上改學生們的心得外,我很少到那間休息的教室,就算是午餐也是和小學生們一起吃。

 

場勘那天打掃並布置教室,裏頭掃完又忍不住將外頭走廊的落葉通通掃了個乾淨,儘管組員說不用理外面,我後來也知是徒勞無功。中午大家買了披薩來吃,卻熱到吃不下,只吃了一塊便罷。後來一個月幾乎天天是這種情況,午餐便當和另外一個組員分著吃卻仍有剩下,直到有天到外面買了湯麵才破除午餐吃不完這惡習。

 

下午開始去採買教具,路痴組長與組員的組合使我們不得不仰賴學校負責這營隊的老師帶我們去。買了文具買了點心印了冊子一整個收穫滿滿,可以期待下禮拜開課了。

 

2.

第一天帶營隊其實我是很焦慮的。

 

抽主持人時沒下去抽,幸好組員能諒解。高中時雖曾帶過營隊,但那時只帶三天,且是和另一名同學搭檔上課。這次卻是要一個人接從頭到尾上完兩堂課……算了別想了,既來之則安之。事後證明我真是多想了,之後一個禮拜帶得比一個禮拜還遛。

 

小朋友來教室後要幫他們分組,並給他們名牌。小朋友們分五組,除了主持人,其他人都要當隊輔帶領組,因此我帶了四梯的小組,每組學生的性格天差地別,相處氛圍也完全不同。

 

讓小朋友自我介紹時一陣尷尬,因為他們都不願意自我介紹,不過我如果是在他們那年紀,也很討厭在眾人面前開口講話吧。好說歹說下,終於願意報自己名字且年級了。一組六個人,最小的三年級,最大的五年級,剩下四個四年級的是同班同學,美術班。

 

3.

三年級的小男孩年紀最小,字卻工整端正,坐在我旁邊,常一臉安靜地望著我。因為年齡,做團體作業時往往被晾在一旁,使我不得不開口請其他人給他一起參與的機會。星期一下午有個活動,要用石頭、樹枝等素材在圖畫紙上做出一個創意產品,其他組都是同心協力完成,只有我們這組分庭抗禮,兩個男生自成一國做大便,兩個女生加那小男生用樹枝做了河流和小舟,舟上還放了朵白色的鮮花,很漂亮,可合起來看卻又有說不出的詭異。

 

放學前是團康活動,玩類似大風吹的遊戲,組員把氣氛炒得很熱,可惜看到一半就因為一個小朋友流鼻血先帶他到保健室去了。

 

另一個五年級的女孩子戴了副眼鏡,長相斯文秀氣,個性也很安靜,其他人下課都是瘋著跑到外面打球玩遊戲,只有她總是坐在位子上低頭翻閱營手冊,翻到我都覺得無聊,於是跑去跟她搭話。

 

她倒是問我許多問題,問未來幾天的課程詳細內容是什麼,問我是教那些課,她說她是第一次參加這個營隊,去年有參加的同學跟她說這營隊很好玩就來了。我問她為什麼不和其他人一起去玩,她說她沒有認識的人,也是,這梯營隊五年級的人很少,只有兩個,剩下全是三四年級的小毛頭。又拿了本從家裡帶的繪本問她要不要看,她拿去看了,上課時還給我,一臉興趣缺缺的樣子。

「你喜歡看書嗎?」

「不喜歡。」

「我小時候很喜歡看書耶!」

「那有看超過一百本嗎?」

「或許有吧。因為我那時覺得看書可以帶我到其他的世界去玩。」

「但我還是不喜歡,而且現在不是很多人都不喜歡看書嗎?」

她一臉為難地望著我,好吧說服失敗。

 

星期三畫有關廉政劇場的四格漫畫差點引發世界大戰。禮拜一組裡有個女孩子沒來,禮拜二以後來了,性子卻略顯急躁,常常和男生動不動就發生口角,尤其是做團體作品時。

「你這樣畫很奇怪!!!」女生們看了男生畫的線條,非常不滿。

「啊妳那麼強妳來畫!」男生把畫紙推給女生,女生則拿著筆躊躇的想了半天。

「哈哈哈哈妳看妳也畫不出來嘛!還那麼兇!」男生們一臉幸災樂禍。

「啊不然你來畫嘛!想不到故事就不要在那邊吵!」女生們徹底被激怒了。

「妳智商低才會畫的那麼好笑啦!」男生繼續火上加油。

除了小男生沒捲入這風波,這樣的對話不斷地鬼打牆般重複,像進入死胡同繞不出來。雖聽得好氣又好笑,但最終還是要有一個了結,繞去看其他組都已經有雛型了,只有我們還在原地打轉,強制規定先想故事再畫圖,每個人都要畫。但討論故事也討論不出一個結果,最後半強迫下雙方勉強有了共識,雖然臉上都寫著心不甘情不願。

 

於是當天心得回饋分別向挑起戰火的男生女生提起這件事。

 

「今天畫漫畫時你們起了很大的爭執,老師能肯定妳想將團體作業做好的這份心意,這幾天的課妳也都很認真地參與。但禮拜二上課時有提到溝通的重要對吧,提到好的溝通會使人從不開心變開心,不好的溝通則會讓人從開心變成不開心。於是妳覺不覺得,溝通真的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呢?」

 

寫這段話時卻想,小時候的爭執都是坦蕩赤裸的,長大後所謂明爭暗鬥,只是把刀刃藏於暗處罷了。

 

4.

因為是第一次一人上台講課,上課前一天晚上還做了筆記帶上臺讓自己心安。和組長聊天時聊到上課的壓力。我說面對小朋友我一直覺得自己沒什麼親和力,怕帶不動氣氛,她問我那現在大學不是有許多要上臺報告的作業嗎?妳不緊張?不會啊!感覺不一樣。她說我剛好跟妳相反,我面對小朋友時沒有壓力,反而在學校上臺報告會非常緊張,有時還會緊張到忘詞說不出話。

 

將洗乾淨的水桶晾在洗手臺後進教室,這個話題也結束了。

 

5.

後來組長說我講課一次比一次進步,我想可能是講熟了且面對小朋友時更為放鬆的緣故吧。帶的兩堂課分別是正向心理學及開心農場,正向心理學的課間活動比較多,不須一直講課,開心農場談的是氣候與蔬菜水果,四十分鐘的課幾乎從頭講到尾,每次上完都覺得喉嚨要乾了。幸好小朋友在認蔬菜時都非常熱絡,給了我一點信心。不是只有學生需要老師肯定,老師也需要學生的鼓勵阿!

 

6.

每天小朋友都要寫心得,而我都在隔天早上上課前才改完,原因無他,批閱能逼自己的神智清醒些。第一梯的心得嘛……挺中規中矩。八點半的課因為一些緣故每天幾乎七點四十就到學校了,隊輔學生一起呆呆地坐在外頭放便當的鋼架上等警衛伯伯來開門。


评论 ( 7 )
热度 ( 2 )

© 風雪夜歸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