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癡有愛,則我病生

他一手挽起寬大而垂落於桌面的素白衣袖,一手執了柄金絲纏花湯匙,徐徐自眼前一盅還蒸騰著熱氣的湯品舀了些許,輕吹數口氣後正欲送入口中,忽聞門口處傳來一陣不輕不重的腳步聲。他雖仍舊低眉斂目,唇邊倒抿起一道不易察覺的弧度,「麻煩回來了。」

對面白衣青年的笑容清淺如水,「那,作為麻煩先生的補償,這最後一道菜由俏如來代勞試飲如何?」

「請。」他伸出手,白衣青年卻不接過那做工精細的湯匙,便直接就著他的手勢喝完那勺湯品,金色眸中盛著滿滿的笑意:「溫度合口,濃淡適中,先生的工作可告一段落了。」


评论
热度 ( 10 )

© 風雪夜歸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