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癡有愛,則我病生

先存個,以後如果有機會寫完再說......
*俏硯俏無差

--------------------------------------------

窗外秋雨方歇,殘留於屋頂的雨水沿著茅草屋簷滴答落下。桌案上一燈如豆,映出兩道埋首書卷的身影。他們相對而坐,彼此並無交談。

良久,褐髮那人抬起頭,放下手中朱筆,略顯無奈地道:「你若早已讀完想先休息便直說,不必一直盯著我看。」

對面白髮青年一怔,彷彿被人戳破某件事似的微紅了臉,不好意思地垂下眼眸,「俏如來是想,子夜已過,我們還是先歇息,剩下的明日再看也不遲。」

停頓了一會又輕聲道:「還有,先生讀書的樣子,很好看。」

评论
热度 ( 7 )

© 風雪夜歸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