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癡有愛,則我病生

【殤書】昨夜星辰

摸一個段子。
-------------------------------------------

月色如水,溫柔地於山頭流淌一片,中秋夜的滿月比起尋常三五夜似乎顯得更亮更圓。難得近日中原無戰事,一干正道人士有了閒情雅致群聚雲渡山賞月,給平日清幽靜謐的山間添了幾絲人間的煙火氣。

 

身為此地主人的他此時不坐在平時打坐的石階,手捧冒著熱氣的香茗安靜地在涼亭內,看一個個後生晚輩們笑談晏晏,這涼亭建在這已經有些歲月,像這般心中無事只是單純閒坐卻沒有幾回。對面菩薩優雅地剝了一瓣柚子遞給他,吃吧,甜的。

 

他說今夜我還未見得月,於是用過水果便信步行至亭外,涼風挾著濕潤的霧氣拂過臉龐,到這時才鮮明感受到入秋後的天氣是如此冷涼。他抬頭仰望,只見夜空中除卻一輪明晃晃的玉盤,還有星影搖搖欲墜。

 

他的眼裡盛著秋夜的星光,神情突然變得柔和,嘴角牽起一個微彎的弧度,不復那日憂容滿面愁鎖眉心的模樣。

 

再次觀星,我依舊心不在焉,辜負了這良辰美景,你說是嗎,好友海殤君。


评论 ( 2 )
热度 ( 4 )

© 風雪夜歸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