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癡有愛,則我病生

「寫作的第一要件是要願意與他人分享。」昨天在書上看到了這麼一段話,霎時彷彿明白了些什麼,我想我永遠不會以作家當成未來職業規劃,有很大一部分就是因為我壓根兒不想與別人分享自己。但寫寫生活周遭發生的一些事還是可以的,因為那是冷眼旁觀,與己無關,局外人總是看得比較清楚。但看完了這句話不知為什麼,竟然讓我開始有想寫作的慾望,這似乎也算是件好事。

 

    今天下午與同學去拍照,攝影課的專題。他拍的主題是信仰,於是我們去離北車不遠的善導寺照相。

 

    善導寺是佛寺,相對於一般道教廟宇來說更為靜謐與莊嚴,我們在大殿待了許久也沒見有遊人進出,只有師父慢條斯理的拿了數個書架到桌案前,並擺上經文,又拉來電風扇,動作卻也是從從容容,原來他們四點要做晚課。

 

    善導寺的佛像頗為巨大,一入大殿,三尊金色的佛便映入眼前,寶相莊嚴。我一直待在大殿左邊,因此格外仔細地看著位在左處的佛像,手捻法印,眉眼含笑的佛,透視民間一切疾苦,也聆聽著世間萬音,我望著祂,只覺親切。佛像前還有尊白玉觀音與彌勒佛,我拍了數張觀音像,卻老覺得拍得不好,大概是心又不靜吧!

 

    大殿也很大,偌大片乾淨的花崗岩地磚映著佛像的倒影,一入大殿時我與同學即在佛前拜了三拜才開始作業。我拍我的,他拍他的,彼此不相干擾。數次去善導寺,這次是我在那裡待得最久的一次,窩在大殿感受四周寧靜安定的氛圍,這是在臺北難得安靜放鬆的時刻。

 

    出了善導寺,捷運站前有個賣甜食的攤販,一時嘴饞與同學一人買了一個來吃,同學買的是個造型奇特吃起來卻像甜甜圈的東西,咬起來卻頗硬,而我就是買甜甜圈,口感比他的稍軟了一點。下午四點鐘的陽光依舊不饒人,明晃晃得掛在天邊散發熱度,倚在捷運站外的階梯配著陽光吃完甜甜圈,有種要燒起來的感覺。

 

    之後我去士林拍自己的作業,同學去龍山寺,原本以為在北車就直接分手了,但沒想到我拍太快,拍完也不過五點鐘,於是又坐捷運去龍山寺找他。這是我第一次真正進龍山寺參訪,之前都只是路過。

 

    龍山寺就真的是道道地地一般道教的寺廟啦!熱鬧得多,世俗的多。小小一間廟就可盡窺庶民們的信仰,寺內煙霧繚繞,有時濃的都看不清前方,鼻間充斥著濃郁的香火味。寺內神佛眾多,走到哪便可見到民眾拜到哪,讓我感覺頗為好玩。但雖然人多,倒是不吵雜,除了國外的旅遊團進來參訪其實大部分的人都坐在偏殿外的走廊,後來同學跟我說那是因為剛剛大家才全體頌了一次經,現在都在休息,但頗多坐著的人都低頭在滑手機,我想眾神佛看了也要搖頭。我幾乎將每個殿的神佛都拜了一次,雙手合十拜三拜,並不拿香。

 

    龍山寺的建築其實也有頗多巧思的細節,雕著花鳥的柱子,上頭題了對聯,還有壁畫、牆上石雕,我還用手摸了摸石雕,打從心底佩服雕這些畫的人。繞了一圈再出來找同學,這時他已經收了相機在一旁休息。隨意聊了幾句話我們就去吃晚餐了。

 

    一天內到了兩間不同的寺廟,一是佛寺另一就是廟,雖然氣氛大不相同但各有各的風格,善導寺莊嚴恢弘,龍山寺香火鼎盛,看著每個人虔誠的神情心裡驀然就升起一股感動,這就是龍山寺的可愛之處吧!但我真的是對廟門前的LED跑馬燈有非常大的意見,要商業化也不是這個樣子吧!簡簡單單掛上一個寫著龍山寺的匾額不是甚好,偏要用什麼歡迎光臨艋舺龍山寺,這在我來看真的不太妥當。

 

    這也算是另一種遊記吧!應該。


评论 ( 3 )
热度 ( 5 )

© 風雪夜歸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