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癡有愛,則我病生

第一次深深對語言的侷限性感到無力。學姊說對方不懂便是不懂,不能強求他一定要懂,我明白了,但是,一時真的是,跨不過去。若跨不過去就待在原地好好思考,總有一天靈光一閃突然就想通了,那時就可以輕易地跨越那道坎了。

 

「待人接物,不疏不親,不遠不近,可厭之人亦未見冷淡之態,形諸聲色。可喜之人亦未見醴密之情,形諸聲色。」以此自勉,雖然有可能我終究不能成為這樣的人,但若是因此可以保護自己不受傷,我願意試著學習。


评论

© 風雪夜歸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