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癡有愛,則我病生

關於手帳

似乎是從高二開始,除了記事本外還會再多買一本手帳,來寫寫日記抄抄好文章裡的句子,到現在已養成每年都買一本的習慣了。由來應是那年暑假同學曾送過我一本,迷你的尺寸,約A4的四分之一大而已,歡喜得不得了,快用完時還有點兒悵然。


買的本子都是當年度,裏頭已經幫忙規畫好月份星期的。我沒法買自填式,因常常習慣於事後回頭補寫當日一切,自填式的老是填著填著就不知填去哪了,還是現成清楚畫好格子的讓人省心。


前幾天和學姊聊到這話題,突然意識到自大學後我的手帳與記事本已經合而為一不再分流了。因所讀學系的關係,不再需要記那麼多繁瑣的報告與作業,頁面常有大片留白處,索性就在上面記些心情雜事填補,比較隱私了。


但高中那會可不是這樣的,同學間常常把手帳借來借去,或許那時稱為記事本更恰當,每日滿滿的作業與考試項目,搞得我暈頭轉向,常有漏掉的,就會和同桌借本子來對,看是否有缺。那時認得班上每一個同學的字,發考卷時發現有漏寫名字的,稍看一下筆跡,便可以很快知道是哪個糊塗鬼。


今年趁著網路書店大打開學優惠,入了原價四百多折下來只剩一百多塊的手帳,淺綠色為底的封面看著舒服寧靜,鋼筆寫在紙上也不會暈染得一塌糊塗,應會讓我有更多動力來填它吧。雖說日子就是這樣一天一天過如流水,但有將其記錄下來,即使短如三言兩語,還是感到踏實得多。


评论 ( 5 )

© 風雪夜歸人 | Powered by LOFTER